公元元年以前娃他爸怎么分辨女子是否率先次,

图片 1

第一章

《锦绣未央》已经播出了这么久了,那么,我们回到开头,李未央进府,这个推动全剧剧情发展的环节,是谁让李未央进府的呢?

第1章 杀人夺子

第一节

李府是北魏尚书李萧然的家,李萧然的母亲也就是府里的老夫人。老夫人过大寿,向李萧然夫妇提出必须要把放养在外面的李萧然的二女儿李未央接回府。李未央是李萧然和夫人叱云柔的洗脚丫鬟所生的孩子,是李家的庶出的二小姐。老夫人年纪大了,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经过一番宅斗的历练的,心智谋略也样样不输叱云柔。人老了,就希望子孙环绕膝旁,家庭和谐。于是老夫人就提出将养在庄子里的李未央接回来,李未央在外面过了十几年的艰苦的生活,是时候该让她回来做李家正正经经的二小姐。

大周朝江宁侯府的矮院里。

亭台楼阁院深深,卯时初刻,殷姝已起床梳洗,温热的巾子浸带着淡淡的百合花露,让人神清气爽,白微在身后为殷姝挽着发,青澜为殷姝画着妆面,碧妍捧着熨烫好的衣裳静候在旁,一屋子丫头井然有序却又安静的做些事,只微烟袅袅飘散!

李未央进府后,第一个对她表达善意的就是老夫人,其次是三小姐李常茹。但是老夫人是真心真意,李常茹却是心怀鬼胎。就这样,李未央在老夫人的极力支持下在李府站住了脚跟。

一名身穿青色衣裳的女子被拖行在雪地上。

将将梳洗完毕,吴妈妈领着一众小丫头抬着吃食进来,见殷姝收拾妥当,便笑着上前服侍,“这时节越来越凉了,夫人可得多穿些才是,万不可着凉了。”殷姝就着吴妈妈的手走到外间,“正如妈妈所说,天越发的凉了,妈妈也该多睡会儿,不用这么早就过来,你身子不好,在屋里多捂捂,待辰时再来也不迟。”碧妍端了两碗才泡的金丝蜜枣茶过来,殷姝示意白微给吴妈妈一盏,看着她喝了一口才满意的端起另一盏来喝。“夫人心善,怜惜老奴这把老骨头老奴自然明白,虽说如今夫人身边的姑娘都是得用的,可老婆子从小把夫人看到大,总想多看看才放心,就算哪天老婆子去见了老太太也算有交待了!”吴妈妈口中的老太太正是殷姝的亲祖母,现一品将军府的已故一品诰命夫人阮氏。想起去年突然故去的祖母,殷姝不经湿了眼眶,再看看眼前这个当年祖母身边最得用的妈妈,已是满头银发。正想说些什么,有传话的小丫头进来禀传,青澜听了低声说道,“夫人,林姨娘前来请安,已在屋外候着了。”

李未央的亲祖母是北凉的太后,她是由祖母一手带大的,对祖母的感情十分深厚,懂得怎么和老人相处。对于李府的老夫人,李未央将她视作了自己的亲祖母,对她极为孝顺。

皑皑白雪间,只见她身后血污如红色绸带一般,殷红鲜艳。

      殷姝闻言轻轻一笑,收拾起回忆的情绪,“

图片 2

女子被丢在雪地架起来的火堆旁边,已经奄奄一息,膝盖和额头也在渗血,眼睛被钉了一根手指长短的铁钉,眼球爆裂,血水渗出,说不出的瘆人恐怖。

侯爷呢?”青澜依旧保持着微躬的姿势,“说是上朝去了,传话说让夫人好生照顾林姨娘,怜惜她身子娇弱。”殷姝不再言语,让人传林氏进来。

叱云柔策划了一出陷害李未央是二月煞星的阴谋,府里的金鱼死了,神鸟也莫名生病,姨娘还差点被毒死,所以大家一致认为是李未央这个灾星给家里带来了灾难。但是李萧然并没有下定决心要处置李未央,在李常喜掉入水池后,李萧然才下令将李未央暂时关押起来。

她全身布满了鞭痕,衣衫裂开皮肉尽露,一道道的血痕撑得肌肤皮开肉绽。

       绣了牡丹的门帘被掀开,林氏扶着丫头的手娇娇弱弱的进了屋子,转过一座乌木雕刻百花图的屏风,便见了现一品侯府夫人殷氏端坐正中,一身朱粉锦袍精致繁复,饱满圆润的五官大气端庄,正眼含微笑的看着她。

叱云柔一计已过,又生一计。叱云柔请来一位算命的相士,相士来到李府,算出李府二小姐身带煞气,会给全家人带来灾祸。李萧然为了家人的安全,求问相士怎么解决这种煞气。相士早已被叱云柔收买,就提出需要用沾了黑狗血的鞭子鞭笞李未央100下才可以消除煞气,全家人才能平安。李萧然同意后,叫上侍卫,绑了李未央,准备好黑狗血和鞭子之后就下令行刑了。

而更让人骇然的是她腹中隆起,竟是有了七八个月的身孕。

       纵使心里再嫉妒不甘,林氏也未忘记今日所来为何,扶着丫头的手,袅袅下跪,朱唇娇啼,“妾身林氏,拜见主母,愿夫人安康万年!”婉转动听,惹人怜爱!果然是那人喜欢的腔调。殷姝面含笑意,示意碧妍上前扶起林氏,引至跟前,“果然是个难得的美人,别说是侯爷,就是我一见也觉得赏心悦目了。”林氏心中不作他想,继续维持一脸娇羞怯弱,“夫人才是真正的雍容华贵,妾身蒲柳之姿哪里能入的了侯爷与夫人的眼,只幸的侯爷垂爱,提携身边伺候,给侯爷与夫人闲时解解闷罢了!”

李未央被鞭打了几十鞭后,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眼看就要不行了。老夫人被李未央的丫鬟给叫过来了,老夫人赶到后,拦住了正在行刑的人,质问李萧然在干什么,难道要活生生的打死自己的女儿吗?然后李萧然告诉了老夫人事情经过,老夫人犹豫不决之际,李常喜赶到并掀开自己脸上的遮帕,露出脸上的伤口给老夫人看,还说老夫人难道只顾念李未央的性命不顾念全家上上下下几百人的性命?老夫人被逼到没有办法,但是又不能让李未央被活活打死,于是就发下毒誓,如果有报应就全都报应到自己身上。最后,全家人才没有为难李未央。

她的双手在雪地里抓着,剩下的一只眼睛努力撑起,盯着廊前那身穿白色锦袍的男子,力竭声嘶地问:“夫妻八年,你就这么狠心?”

      殷姝瞧着林氏温柔乖巧的面庞,微微叹息,“你又何必自谦,侯爷得你在身边伺候,与我分忧不少,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的,碧妍,奉茶。”这是认下林氏,准她敬茶的意思了。殷姝屋里的丫头规矩都很好,主子一个眼神动作下面都能立马预备,小丫头捧了茶来递给碧妍,林氏乖巧恭敬的跪下扣头,端起茶盘中的茶碗,举上头顶,嘴中念到,“妾身林氏恭请夫人喝茶!”殷姝亲手接过茶盏,轻轻抿了一口,上好的碧螺春泡的恰好,

通过这件事,李未央明白府里真心对自己的只有老夫人,对老夫人更加孝顺。就是因为这件事,老夫人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让人对老夫人产生了好感。

江宁侯李良晟冷冷地盯着她,“陈瑾宁,要怪,就怪你命带刑克,你已经克死了父亲,若不杀你,嫣儿也要被你害死。”

随手搁在几上,嘱咐了几句安居内宅,开枝散叶的话就让林氏起来,又赏了一个五十两的红封以及一对赤金嵌珠镯方算礼成。

老夫人在李长乐盗取救灾之策一事之后,和李萧然的一次对话也让人印象深刻。老夫人分析了如今的局势,各位皇子都在积极的争夺着储君之位。李萧然提出高阳王和东平王的势力相等。老夫人又说,李家不要掺和进这些事情里面,不然就会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老夫人说李长乐心思太大,但是能力不足,经过这次的救灾之策之后,名声是彻底的臭了,况且李长乐心系高阳王,很可能会给李家带来灾祸。而李未央虽然只是庶女,但机智过人,谈吐不俗,是个好苗子,能保李家上下平安。

嫣儿,是他的平妻,是他心尖上的人,年前怀孕却得了病一直没好,请了道长说,是她这位侯爷夫人命带刑克而至,若不杀了她,她腹中的孩儿更会成为煞星。

     一直没说话的吴妈妈心疼殷姝未按时用饭,见林氏敬完茶,立马吩咐丫头们在偏厅摆桌,又对殷姝说,“夫人快用些早食吧,晨起天凉,胃里没东西仔细受寒。”说着就要扶殷姝过去,殷姝微笑着应了,又对一旁立着的林氏说,“你一大早就来,定也没用早饭,正好我这里摆上了,你也将就用些,垫垫肚子暖暖胃,正如妈妈说的,晨起天凉,可不能受寒了。”说完也不容林氏推迟,领着丫头婆子们往偏厅里去。林氏心里不愿伺候殷姝,可今日是她刚过门的第一日,虽说侯爷喜欢她却也重脸面,她也只好跟上去,自然也不敢真听殷姝的坐下陪用,老老实实的先伺候殷姝用饭,待殷姝用饭过半,又再三请她用饭,才立在一旁端了一小碗小米粥文雅的喝着。

最后这位老夫人也一直支持者李未央。不知道最后有没有被几个坏人给害死,或者老夫人平平安安的活着。

展开剩余91%

      用完早饭又说了会话,殷姝见林氏脸有倦色便让她回去歇着,又吩咐不用日日来请安,调养身子为侯爷早日开枝散叶才是最要紧的。

“你是朝廷重臣,竟也信那些术士的鬼话?”陈瑾宁恨极,握拳击地,扬起了一阵雪雾。

第二节

“良晟,不可再被她迷惑,快剖开她的肚子把孩子取出来烧死。”

     打发走了林氏已经辰时末了,又有管事媳妇们进来回话,白微与青澜按照日常的例子处理,碧妍扶着殷姝到屋后的微雨阁坐下歇息,望着阁外的一小从绿竹,殷姝微微恍神,碧妍拿了一件披风给殷姝披上,“秋日天凉,这里风口子上,夫人略坐坐就进屋吧。”“吴妈妈呢?”“林姨娘走后,吴妈妈说她给夫人熬了一盏玫瑰蜜,怕小丫头掌不好火,回去看着去了。奴婢瞧着吴妈妈是有话想给夫人说,不知道为什么又没说。”碧妍伸手给殷姝捶着背,为她活动筋骨。

旁边坐着一名身穿黑色绸缎绣百子千孙图案的中年贵妇人冷酷地道。

      殷姝想起吴妈妈担忧的眼神,低声笑了,“我知道妈妈想说什么,不过是林氏不安分让我千万注意罢了。呵,几曾何时,我也要计较起妾室来了。”冷冷的语调让碧妍感到万分怜惜,曾经骄傲自在的一品将军府嫡出大小姐殷姝,嬉笑怒骂,鲜衣怒马,从不知委屈为何物,看不顺眼的人当街一鞭子抽过去,何曾计较过心计。若不是去年阮皇后突然病逝,三皇子唐珺意外失踪,三皇子母家阮氏一族被人连连参奏,朝中地位大跌,以至于一品将军府阮老太太不受打击,急怒而去,让原本为内定三皇子妃的殷姝无人看护,中奸人毒计,被香迷晕与一品侯府庶子窦致辰独处一室三个时辰,又被大皇子‘意外’闯入看到,众目睽睽,殷姝无从辩解,大皇子立马入宫请旨,赐窦致辰与殷姝即刻成婚,为顾及将军府脸面,大皇子又奏请封窦致辰承袭现一品侯府,而原本的世子窦言辰被逼无奈,上书面圣,称自己资质愚钝,难堪大任,自请外任南下老家,谋个四品州府而事,带着一家老小归赴家门,再未上京。

她便是先江宁侯的遗孀,如今的江宁侯之母林氏。

自三皇子唐珺失踪后,大皇子唐瑜在朝中地位越发稳固,后宫无主,大皇子生母萧贤妃协理后宫,专制独裁,不准任何人随意传话,嫔妃无召更不许随意踏出宫阁,违者严惩。而当今圣上自阮后离世后,身体愈发沉苛,也不愿再管前朝后宫,只一心思念阮后,任由唐瑜母子把持朝政,只对朝中大臣缕缕请柬立唐瑜为太子而不批,三下旨意,阮后所出三皇子唐珺为嫡子,天资聪颖,为人稳固,更有爱国勤民之心,治国安邦之才,是为我朝天下之福,可堪大任,即朕去后,登皇帝位,以安天下。然今唐珺不明,朕甚念之,至不见遗骨不安,不忍改固,是而,待朕去后,不见唐珺之身,再由唐瑜即位。

她早就看这个儿媳妇不顺眼,若不是当初陈瑾宁阴差阳错救了老侯爷,也不会有这门亲事。

此瑜一出,大皇子派虽恼怒不已,却也收敛手脚,毕竟已成功一半了,只要唐珺不出现,皇位就是大皇子的馕中之物,即使唐珺出现了,现整个南朝已大半控制于大皇子手中,唐珺又如何能活着出现在南帝面前,是以,大皇子也乐得做个孝顺儿子,每日前朝后宫的奔波请安,试图树立一个贤能皇子,好为日后登基做好形象。

一个粗鲁的练武女子,怎堪为侯府夫人?

只可怜了殷姝,碧妍几个作为她的陪嫁丫头,自小一起长大,谁不知道她与唐珺两情相悦,自小已订终身,只等来日唐珺封王立府便成亲,谁知竟出此事,好好的一个将军小姐嫁给一个庶子为妻,而夫君也是大皇子一派的人,设计她也不过是图谋她背后的将军府。

“那都是长孙嫣儿的阴谋,她收买了术士!”陈瑾宁护住肚子,心里好恨,长孙嫣儿怀孕,她也怀孕,为什么偏她的孩子要死?

想着过往的纠纷久了,不由叹了口气,却将望着竹子发呆的殷姝扯过神来,“好好的叹什么气,自从跟我来这侯府,三个丫头中,就你愈发爱叹气了。”殷姝知道这丫头又在心里怜惜自己,转身对她一笑,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好了,白微她们估计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屋去吧。”

“你还要冤枉嫣儿?”江宁侯大怒,疾步下去一巴掌打在陈瑾宁的脸上,陈瑾宁眼睛的血喷出,溅了他一脸。

第三节

“若不是你,苏东一战,我会大败?”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寒冬,殷姝染了风寒,头疼的紧,不愿起床,就在榻上躺着养神。

他不会承认自己战败,他出征多次,唯一一次没带她,便兵败如山倒,一定是她刑克的。

     青澜捧了刚熬好的药进来,见殷姝躺着不动,以为睡着了,便上前轻声唤着,“夫人,该喝药。”殷姝睁开双眼,就着青澜的服侍用了药,又挑了一颗蜜枣含在嘴里。白微挑帘进来回话,“夫人,姨娘们过来请安了。”殷姝皱了皱眉,心里嘟囔着,一天三次的往这跑,看着都烦,嘴上还是应了声,叫她们进来。

陈瑾宁冷冷地笑了,扯着脸皮的笑眼窝边上便形成了一道道血的褶子,说不出的恐怖,“是你好大喜功,还有脸说?”

       殷姝被设计嫁与窦致辰,虽无法逃脱被迫的命运,却在新婚之夜以死相逼不愿同床,窦致辰虽恼怒,却不敢逼她太甚,只提出一个条件,对外要于与他装作正常夫妻,以安大皇子的心,否则将祸降将军府。

“你给我闭嘴!”江宁侯的脸像要吃人般的狰狞,一脚把她踢翻在地上,锋利的刀子割开她的衣裳,露出白皙的鼓鼓的肚皮。

       是以,殷姝与窦致辰在府内外都装作正常夫妻,替他打理内务,应酬上下,只在晚上同歇一屋时,一个睡床上,一个睡榻上,而此事也不过三个贴身丫头知道罢了。

陈瑾宁绝望地看着他乖张狂怒的脸,疼得是浑身哆嗦,却依旧哭喊着道:“求你,让我生下这孩子,到时候你要杀要剐,都由你。”

        窦致辰有三个姨娘,一个是大皇子所赐舞女梅氏,一个是下面官员所赠雅妓安氏,最后一个却是他的某位远房亲戚之女,他自己抬进来的林氏。

“休想!”他持着刀,咬牙切齿地道。

     小丫头打起帘子,却见林氏与梅氏并排先入,安氏落后两人一步,跟在身后随着跨步。

“母亲,母亲,”陈瑾宁仓皇地看向老夫人林氏,艰难地道:“我怀着的您的孙子,求您看我一直孝顺您的份上,放过我,让我把孩子生出来,求您了。”

见了殷姝,林氏口呼妾身,而梅氏与安氏则口呼婢妾,给殷姝请安,这就是良妾与奴妾的区别。

她努力撑起身子像狗一样往前爬,使劲地朝老夫人咚咚咚地磕头,额头肿起老高,不断地渗血,不断哀求着。

      让人给她们三人搬了凳子坐,又上了瓜果香茶,殷姝便不再言语,且看她们作何戏态。

老夫人眼底一派冰冷之色,丝毫不为眼前的一幕所动,只冷冷地道:“不要叫我母亲,你还没这个资格,若不是老侯爷坚持让你进门,凭你也想做我们李家的媳妇?做梦吧你!”

       梅氏早就一脸不愤,她原是大皇子府中舞婢,被赐给窦致辰后也颇为受宠,除开正室夫人殷姝她不做比较,后来的安氏又何曾被她放在眼里,安氏为人安静寡言,不甚得宠,窦致辰也不过是偶尔去一次,除开每月初一十五到殷姝房中,其余的日子,大都是在她屋里歇的,哪知现来了个良民出生的林氏,听说还是窦致辰的亲戚,一来就霸占了窦致辰,原本歇她这里的日子几乎都去了林氏屋中,她反而沦落到与安氏一样的境地,而今看见林氏春风满面的样子,自然一肚子火气,刚坐下,便迫不及待的从林氏发难。

陈瑾宁知道哀求无用,愤怒地握拳用剩余的一只眼睛瞪着李良晟,悲愤绝望地道:“李良晟,我嫁入李五年年,你所立的战功,那一项不是我在背后支撑?你为元帅我为先锋,为你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你才可以得以继承江宁侯的爵位?如今你宠妾灭妻,杀害亲生骨肉,你不得好死!”

    “  往日都是我与安妹妹同来同往给夫人请安,今日难得见着林妹妹也来,果然美人悦目,就连夫人的气色看起来也好的多了。”说完抿嘴一笑,似是不知般的端起茶盏饮茶。林氏脸色一顿,心知梅氏是在讽刺她不知规矩,不给正室请安。转念一想,还不是嫉妒她独得侯爷宠爱,看不过眼罢了。看了眼上首面带微笑的殷姝,林氏抬手扶了扶鬓边的簪花,浅笑盈盈道“自夫人身体不适后,妾身日日担忧,本该前来侍奉夫人一食一用,奈何侯爷传话说近日都来妾身屋里歇息,两位姐姐比妾身入府早,服侍夫人更为妥当,侯爷便让妾身安心伺候侯爷起居,免得夫人病中还要为侯爷操劳累心,妾身也只好听从,还望夫人见谅!”说完,还起身跪拜请罪。

李良晟眼底生出狂怒,一脚踢向陈瑾宁的下巴,陈瑾宁飞出去,撞落在地上,几乎当场昏死过去。

       “无妨,侯爷安好我便安好,林氏你伺候侯爷辛苦,又何必这般多礼,快起来吧!”

意识散涣中,她只听得老夫人急道:“良晟,快动手取出那孽种,你姐姐和嫣儿都说,必须得在她活着的时候把孽种取出焚烧,方可消除孽障之气。”

冰寒的刀抵住她的腹部,陈瑾宁撑着最后一口气弓起身子,拼死地想护着腹中孩儿。

血污满眼中,她只见长孙嫣儿在回廊的圆柱后,露出一双得意痛快的眸子。

她的好表妹,在她与李良晟定下亲事之后,竟说怀了李良晟的孩子,与李良晟一同前来国公府,让她同意让长孙嫣儿入门为平妻。

当时继母也在旁游说,最终她同意让长孙嫣儿入门。

当年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她满眼悲愤狂怒,盯着李良晟。

李良晟看着她那带血的眼睛,下刀的那一刻,他竟有些颤抖,什么沙场杀伐果断的大将,都只是有陈瑾宁在背后撑着。

老夫人眸子里发出幽幽的光芒,看着李良晟,声音如地狱传来一般的阴寒毒辣,“杀了她,你才能入宫禀报皇上,指认陈瑾宁私通敌人,出卖军密,才导致苏东一役大败。否则此战之罪,你便要一人承受,横竖她是个妖孽转世,刑克夫家,她迟早都得死,如今能为你顶罪,也是死得其所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陈瑾宁一口鲜血吐出,什么道士之说只是幌子,他是要拿她来顶罪,这个懦夫,这个废物!

“李良晟,你不堪为将,你是个废物!”她恨声咒骂。

李良晟闻言,恼羞成怒,一巴掌劈打下去,“贱人,我杀了你!”

他举起了冰冷的刀……

尖锐的疼痛从腹部传来,陈瑾宁此生受过许多刀伤剑伤,有一次敌人的箭从她心脏侧穿透而过,几乎要了她的命,她都没有觉得像现在这般疼痛,痛彻心扉,疼得她连呼吸都提不起来。

她看见李良晟那张狰狞到极点的脸,感觉腹部被一刀刀地割开,一刀刀的钝痛,直入心肺,她狂吼着,双手使劲地挣扎,抓得李良晟的脸生出一道道的血痕。

老夫人林氏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今日若不是先下了药,还真拿不住这刁妇。

李家不能背负战败之罪,人人都知道李良晟出征一定会带陈瑾宁,只有把罪过都推到她的身上,才能保住江宁侯府的威望名声。

陈瑾宁的气息渐渐消散,仿佛看到了一道光芒从头顶劈开。

她努力睁开眼睛,却见那道光芒只是旁边的火焰,她看着自己那刚从她腹中挖出来的孩子被投进那熊熊烈火中去。

“不……不!”陈瑾宁心肝俱裂,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拖着一条血带爬向火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大火焚烧了她的头发衣衫,她浑然不觉灼痛,抱着那已经着火的婴儿,悲声大哭。

哭声伴随着厉声诅咒,“李良晟,我陈瑾宁便是做了厉鬼,也要血洗你李家一门。”

火光噼啪地响,那诅咒的声音,最终是慢慢地沉了下去。

火光烧尽,只余一具已经烧焦的尸体,尸体的怀中,有一块小小的炭。

老夫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死了,这晦气的人,终于死了,按照道长所说,把那孽种烧死,一切的晦气都会消失。

而她死了,确实也给李家带来了好运,至少,至少,李家不必背负战败之罪。

第2章 浴血重生

“好你个小蹄子,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你真以为三小姐能保住你?”一道冷酷的声音,隐约传来。

片刻,便听得巴掌声响起,继而传来少女低低哭泣的声音。

陈瑾宁慢慢地坐起来,全身被冷汗浸透,后背有粘稠的触感,她神思有片刻的怔忡。

她认得那声音,是张妈妈。

目光环视,竟是她未出阁前的国公府闺房。

她没死?抑或,那只是一场噩梦?

不,那不是噩梦,那都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情,那锥心刺骨的痛,她现在还能清晰感受到。

那眼前,是怎么回事?

她慢慢地下床,披衣而起走了出去。

一景一物,确实如她从庄子里初回国公府时候那样。

张妈妈?海棠?

张妈妈抬起头看她,不高兴地道:“三小姐,做女人总归是免不了这些事情的,你寻死觅活的对你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坦然接受与表小姐和平共处,也能助你在侯府站稳阵脚。”

这些话,很是耳熟。

陈瑾宁想起前生继母长孙氏告诉她,长孙嫣儿已经怀了李良晟的骨肉,让她容许长孙嫣儿入门,她大哭了一场,死活不准,醒来之后,张妈妈便这般劝说她。

她眸子陡然绽放出寒芒来,她重生了?重生在未嫁之前?

她拳头慢慢地弓起,握住,前生的血腥残毒倒灌般涌入了脑子里,她牙关咬紧,却忍不住地轻颤。

她看向海棠,海棠脸上有几道手指痕迹,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一副委屈的模样。

前生,海棠曾私下劝说她,别让长孙嫣儿入门,她说长孙嫣儿心思不正,会害她的。

她慢慢地坐下来,眸光淡淡地扫过张妈妈的脸,“张妈妈言下之意,是要我同意长孙嫣儿入门为妾了?”

张妈妈拉长了脸,“表小姐出身将军府,怎能为妾?做个平妻,也显得三小姐大度!”

“平妻?平妻难道不是妾吗?”陈瑾宁冷冷地道。

张妈妈微微诧异,这三小姐怎么回事?往日跟她说话也是毕恭毕敬的,怎地今日摆起了架子?

前生,陈瑾宁的母亲死后,她便被送到庄子里头,十三岁那年才接回来。

她回来之后,长孙氏便派了张妈妈前来主持她屋中的事情,因陈瑾宁在庄子里头长大,不懂得规矩,事无大小,都是张妈妈定夺,因此,这梨花院从来都是婆子比小姐大,也养成了张妈妈嚣张的气焰。

张妈妈道:“平妻自然不能当妾,老奴的意思,是三小姐为平妻,如今表小姐已经怀了孩子,自然得先入门。”

这倒是和前生不一样,前生,长孙氏的意思是让长孙嫣儿为平妻。

没想到,她们原来早就存了要长孙嫣儿为正妻的心思。

张妈妈见她不做声,以为她妥协,便道:“李公子和表小姐马上就要到了,连陈侍郎夫人也会来,三小姐稍稍打扮便出去吧,趁着江宁侯出征未归,这事儿得马上定下来。”

陈侍郎夫人,李良晟的姐姐,前生可没少刁毒她,而所谓她是克星一说,最初也是出自她的嘴巴。

真好,一重生,就把这一堆渣男毒女送到她的面前来。

“还不去为小姐梳妆打扮?发呆地站在这里做什么?皮痒了是不是?”张妈妈怒喝海棠一声,扬起手就要打过去。

陈瑾宁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眸色冷漠地道:“张妈妈,这里没你的事了,出去吧。”

张妈妈吃惊地看着她,不相信她竟然用这种口吻跟自己说话,她可是从不曾顶撞过自己,见鬼了这是?

陈瑾宁放开她,只当看不见她眼底的讶然,对海棠道:“进来为我梳头上妆。”

海棠也有些惊讶,小姐不怕得罪张妈妈吗?得罪了张妈妈,就等于得罪了夫人啊,小姐是最怕夫人的。

陈瑾宁进了房中,坐在妆台前,那是一副浓妆艳抹的脸,夸张得很,起码比自己的实际年龄看起来要老上三四岁。

前生,她是庄子里长大的,不懂学问,不懂装扮,只沉醉武术,被接回来国公府之后,长孙氏便让张妈妈来伺候她,每日帮她打扮得这副鬼样子,说京中的女子就该这样打扮,可恨前生她还觉得这样是真的漂亮。

“把脸上的妆容全部洗掉,选一身颜色清淡的衣裳。”陈瑾宁道。

海棠闻言,顿时大喜,“小姐您早就不该穿那些大红大绿的衣裳了,瞧着多土气啊,还有这妆容,哪里有未出阁的小姐打扮成这样的?”

陈瑾宁眸色微暖,看着她的巧手在自己的脸上一阵忙活,露出一张纯净洁白的面容。

“小姐真好看。”海棠看着铜镜里的人儿,赞叹道。

陈瑾宁伸手抚摸了一下眉心,这里没有疤痕,前生曾为李良晟挡刀,眉心到左脑袋血流如注。

她没死,但是痊愈之后,李良晟说,那疤痕好丑。

真傻,真傻啊!

她亲自晕染了眉毛,唇上只抹了一层唇蜜,不上任何颜色。

豆蔻年华,不需要任何装扮,都是最美丽的。

“小姐,您不怕得罪张妈妈吗?”海棠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陈瑾宁穿了一身素锦暗云纹宽袖对襟长裙,双丸髻下垂了几缕发丝于肩膀上,趁着洁白无暇的面容,眉毛晕染过,略显英气,这般姿容,丝毫不逊色长孙嫣儿。

“得罪她怎么了?”陈瑾宁冷笑,“海棠,你记住,你是我身边的人,只需要听我的话,其他人说什么,当放屁就是。”

“小姐,可不能这么粗鄙的。”海棠心里高兴主子争气了,却又忙不迭地纠正她的话。

陈瑾宁肆意一笑,洁白的面容便争出几分嫣红来,“我是庄子里长大的,再粗鄙的话都说得出来。”

装什么大小姐呢?她本就是庄子里长大的野丫头,前生为了装大小姐,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简直愚蠢!

“三小姐,陈夫人和李公子来了,夫人请你出去。”张妈妈走进来,傲慢地看了陈瑾宁一眼道。

陈瑾宁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带着海棠便出去了。

张妈妈气得发怔,这小贱人是要造反了?得告诉夫人,好好镇她一下才行,别以为说了个好人家,眼睛便长在额头上,不把夫人和她放在眼里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

本文由cc娱乐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元元年以前娃他爸怎么分辨女子是否率先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