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二十六年,呼出家法什加

割,心本,解法,是名沙。出家人了自度,必上乞如正法,以滋法身慧命,故法名加“上”字;自度亦不,看生沉苦海,六道往返不休,受量逼迫,下起悲愍救度之心,普令大地一切生苦海,度三界(梵trayo dhatavah),故法名加“下”字。而言之,就是上求佛道,下化生。出家修行者禀如是宗旨而行道,方不三之恩德。

        十九人皈依法名,另纸书之。所汇之款,无论香敬,捐印,通作捐印歧路指归之费。现已排完,尚有末后所寄,须待修过,方打纸型。先印三万册,以送遐迩之信心人。拟尽此次之二百三十余圆,为汝处寄二百三十余圆之书。彼捐印者,各给若干,余随机分送。扶乩一事,多是灵鬼假冒仙佛之名。若本扶乩人有学问,则长篇大文,说世间道理,尚能通泰。若说佛法,则非彼所知。或以炼丹运气为佛法,或剽窃金刚经之义,而囫囵说之,无能为人指出了生死路。又或妄造谣言,以七颠八倒之乱话,令无知之人,谓为秘诀,岂不大可哀哉。扶乩一事,于作善举劝捐,则有益。于问修持说佛法,则有损。以灵鬼多不洞佛法,则瞎造谣言,坏乱佛法,疑误众生。奉化孙锵,字玉仙(年在八十上下),其人迷于扶乩。七年前,言玉帝逊位,关帝为新玉帝,已经开科。状元,乃金华朱某。榜眼,乃无锡杨章甫。探花,乃彭泽许止净。致书于朱,朱喜极,以八十高年,特来上海开会。杨亦极信扶乩,不知如何答复。致书于许止净,许绝不回一字。屡寄乩语,总不回信。后无法可设,又致书云,我屡次寄书,总不回信,想是听印光法师话,不信扶乩。我曾问过吕祖,吕祖云,是海底铁耳,君何信彼之话乎。许亦不回信。海底铁者,永沉苦海,无出头之日也。孙乃进士,亦系好善之人,其知见之下,盖有不可以理喻者。来信,何必特用黄纸,但不宜用雪白纸,以免耀眼即已。今将皈依及捐款二单,作信纸,书于背,寄回。以期歧路指归寄来时,好按款,按彼之意,而为分送。现在时局危险,当令一切人,同念佛,及观音圣号,以作预防。果肯志诚常念,必蒙其加被。纵大劫难逃,大家同归于尽,念佛之人,当生西方。或信愿未至真切,亦多生善道。切不可谓不能免劫,便是白念。须知今生所受之苦乐,乃前生所作善恶之因所感召。今生所作之因,又为来生所受善恶果报之因。以念佛为因,则生西方,以杀盗淫为因,则堕三途,此必定之理事也。物犹如此,另改章程,已付排,作一卷。十四鉴,相续而排,则省纸多矣。改作大本,三号字,每面十二行,每行三十二字,当印三万。待印出,亦当寄若干包来。此系福建永春一弟子,在新加坡经商,汇洋一千六百圆,拟尽此款印,不足,则稍贴若干。此书不言戒杀,实戒杀之要书。有人心者,见物类之孝友,忠义,贞烈,慈爱等,必为感动,各尽己之天职,以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期不为物类所藐视也。物犹如此,我何让彼,勉力敦行,庶无愧耻。徐白舫,于佛法深理,邪正不分。此书但记物之懿德懿行,于世大有利益。光作一序,若肯详察,则不期然而学圣贤佛祖矣。

我踩莲花步步生池,

我扶桃花节节生枝。

我等你,等得花谢叶凋,

只愿待君归来。

眼角的婆娑似无尽,千般痛苦。

心中的苦海似无涯,万般难忍。

为你舞,舞得轻纱曼妙,

只愿博君一笑。

一情字,剐心之痛也就如此。

一爱字,失心之疯也就如此。

即是如此,我愿忍剐心之痛,

只为从此不爱你。

图片 1

你我相隔,如此近,如此远。

两人隔山海,你我难相知。——仙汄

本文由cc娱乐发布于历史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民国二十六年,呼出家法什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